快捷搜索:  as

四人串通演闹剧 千万债务藏猫腻-新闻中心~

得知拖欠自己1000多万元的债务人,还欠其他债权人巨额债务,且其典质房产即将被法院拍卖,为了得到优先分配权,这个债权人通同他人上演了一出闹剧,终极把自己送进了缧绁。

2008年1月,F公司与李某签订了一份房产典质借钱条约,双方约定F公司向李某借钱700万元,F公司供给其名下的一处房产作为该借钱的典质保证,双方还解决了典质挂号手续。三个月后,F公司又以同样要领向陈某借钱370万元。

2010年6月,朱某、F公司又与李某、陈某分手签订三方协议,约定由朱某向F公司供给借钱,用于了债F公司对李某、陈某的1070万元欠款,李某、陈某则把房产典质权让渡给朱某。

但之后这个典质权因故未发生变化,如斯一来,环境就发生了变更:F公司虽然已送还了李某、陈某的债务,但李某、陈某在司法上依然享有对房产的典质权;而作为F公司实际债权人的朱某,却没有得到房产的典质权。

2013年8月,朱某委托冯某向上海宝山法院提起诉讼,要求F公司了债借钱本金1400万元(朱某除帮F公司送还李某、陈某的债务外,还另借了一笔钱给F公司)及响应利息。该案经调停结案后,朱某正式向法院申请履行。

2015年10月,因涉及其他案件,象山法院裁定拍卖F公司名下这处被典质的房产。2016年,朱某与冯某为得到房产的优先受偿权,让李某、陈某分手向上海宝山法院起诉,要求F公司了债借钱共计1070万元。

李某、陈某明知上述借钱已了债,但为了各自利益,仍按照朱某及冯某的要求提起夷易近事诉讼,提交了银行转账凭据等证据材料。2016年3月3日,朱某与冯某以李某、陈某的名义向上海宝山法院申请家当保全。

2016年3月,上海宝山法院作出保全裁定,并向象山法院发出帮忙履行看护书,要求冻结F公司在象山法院的履行款共计1500万元,后象山法院对该履行款1500万元予以保留。

之后,F公司和其他债权人一路向象山法院举报朱某、冯某、李某、陈某实施虚假诉讼行径。

今年2月,象山法院分手对被告人朱某、冯某、李某、陈某虚假诉讼案进行开庭审理。法院觉得,本案被告人相互通同,遮盖债务已经整个送还的事实,以原债权人的名义向人夷易近法院提起夷易近事诉讼,要求债务人实行债务,其行径已构成虚假诉讼罪。因为法院对保留的履行款1500万元尚未予以分配,因而尚不构成情节严重。为此,根据各被告人在该案中详细情节、感化的不合,以虚假诉讼罪判处朱某有期徒刑二年,并处罚金50000元;判处冯某有期徒刑一年十个月,并处罚金20000元;李某和陈某皆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,缓刑一年,遍地罚金15000元。

李某、陈某对一审讯断不服提起上诉。近日,市中院对此案作出驳回上诉、保持原判的终审裁决。

(项杉萱)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